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梦境降临 > 第三十七章 落幕之时

第三十七章 落幕之时

站在一群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村民之中,恐惧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只是距离一线之隔的徐彦,却让林开散去了心中的惊惧,也生出了反抗的心思。

现在的局面已经陷入了僵局,也只有他这个变数才能打破。

徐彦正不知疲惫地攻击被黑雾笼罩的地界,只是他的攻击都被黑雾所吸收,然后慢慢恢复原状。

青葱旺盛的大槐树不断在这冲击之下抖动着,沙沙作响的树叶开始飘零落下。

似乎徐彦的攻击很强,足以对地面造成影响。

只是在黑雾的影响下,让他的攻击像是小孩子的打闹,没有实质的伤害。

徐彦气得发抖,但又无可奈何。

他的三柄利刃需要趁着张婉儿失神的时间内给她造成伤害,否则等她醒来,又要回到那种被按在身下暴打的日子了。

可这黑雾也只有他的利刃能穿透,由嫁衣幻化成的刀刃似乎能够无视黑雾的规则,从而刺穿眼前这个普通人的手臂。

徐彦看着仅一线之隔就能拿到的利刃,气得咬牙切齿。

这个姓林的家伙居然有让他的武器失去控制的能力,也因此让他陷入挨打的局面。

“你必须要死!”徐彦冲着林开厉声喊道,俊朗的面孔变得无比狰狞。

林开被这家伙恐吓,突然就怀念起他安安静静伪装柔弱书生的日子了。

毕竟那时候一句话都不会说,哪像现在,吵得要死,可林开现在根本就没有手可以堵住耳朵。

“嗯?安静?”林开嘴里发出低吟声。

要说安静的徐彦,他倒是想起了在瓦房里的时候。

好像是在大厅之中,那时候的徐彦一直闭着眼睛,全程没有睁开过。

就算是安排守夜集体讨论时,他也一直保持着闭眼休息的动作。

在普通人看来,徐彦可能是睡着了。

但从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来看,当时徐彦的表现很奇怪。

就像是……像是被封印符控制住了一样。

林开突然醒悟了,睁大双眼看向正在寻找解决黑雾屏障方法的徐彦。

如果当时徐彦是被封印符控制住的话,那么他在二楼卫生间中对虚影使用的封印符,实际上是作用在了徐彦的身上?

可要是徐彦的本体被控制住,就不可能出现在一楼。

那么徐彦又是为什么会被控制住呢?

林开低垂着头苦思冥想着。

如果他不是浑身湿透,衣服头发全黏在身上,手臂上没有一把贯穿的尖刀和流淌的鲜血,估计看上去也是一个正常人吧。

但与徐彦所表现出来的相比,林开可能还算属于正常人的行列。

徐彦的性格和情绪变化多端,连能力也是诡谲多变,让人摸不着头脑。

眼见无法破开黑雾,他似乎下定了决心,唤来一柄正在攻击张婉儿的利刃。

尖锐的利刃划过昏暗的天空,留下一道嫣红色的烟雾轨迹。

由嫁衣化作的利刃,似乎在徐彦的操纵下,正朝着黑雾中林开的方向飞去。

“等会儿,利刃是由嫁衣变幻出来的?”林开站在原地,克制住自己不往后退的同时,脑海中灵光一闪。

如果卫生间中的虚影也是由徐彦召唤出来的,且会被收回身上,虚影身上的封印符效果会转移到徐彦身上也就不奇怪了。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徐彦当时会一直闭着眼睛,一副睡着的模样。

虽然他们一人一怨灵的距离很近,

但不代表林开能在徐彦的眼皮子底下使用封印符。

如果能利用好这个漏洞,说不定……

嫣红色的利刃射入黑雾屏障,将黑雾划开的同时,刺穿了林开的腹部。

被洞穿的位置鲜血淋漓,一道由刀刃造成的伤痕出现在林开的肚子上,让他只感到凉飕飕的。

疼痛再次传遍全身,他在这股冲击力下向后退了一步。

可林开却紧咬牙根,任由腹部的鲜血滴落在地上。

他趁着徐彦收回利刃的同时,用难受却又坚毅的眼神看向徐彦。

被这道目光一看,徐彦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这家伙还硬撑着不倒,他是属小强的吗?

正当徐彦打算再给林开补上一刀时,眼前突然迎面飞来了一道黄色的东西。

“那是?”

徐彦愣了愣神,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东西是什么。

可在这张黄色的纸张在眼中逐渐放大时,他才感知到了其中隐含的危险。

“糟了。”黄色符纸轻飘飘地贴在了徐彦的胸膛之上,挡住了散发出嫣红色烟雾的伤口。

‘轰——’

一道炸响声从徐彦身上传来,他身上的嫣红色雾气越发浓重,很快将他的视野遮挡住了。

【破邪符:一星道具,一次性消耗物品,消弭邪恶,破除妄念,对恶意能造成较强的伤害。】

这件名为破邪符的道具,是林开正巧在电影院中消耗20点梦境值购买的。

纵观梦境商店之中的物品,也只有这件东西符合他目前的需求,以及价格在他所拥有的梦境值数额之中。

原本林开只是将它作为一个面对怨灵的保命手段,哪能想到刚买好东西,就被卷入了界域之中。

该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看着被破邪符打得看不清东西的徐彦,林开总算缓了口气,而后开始实行下一步的计划。

“哧——”林开闭上双眼,浑身颤抖的同时,用力握住了左手臂上的利刃。

利刃再一次从伤口上划出,割开了脆弱的皮肉,摩擦着坚硬的骨头。

林开不敢放慢动作,否则只会让这份痛苦的时间延长,以及失去反攻徐彦的时机。

血流如注,从两侧的伤口流出,染红了脚下的泥水。

林开大喘着气,睁开双眼的同时,将还处在封印符效果中的利刃狠狠掷出。

只是这一个动作,他就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还不是时候。”林开用牙齿咬破舌尖,浓厚的铁锈味在他的口中蔓延,让他的精神清醒了片刻。

他手上的动作不停,取出物品栏中的墨色符笔,于空中绘下了一个记忆中的纹路。

……

被一个人类伤害成这样,徐彦憋屈的同时,对林开升起的恨意更加浓烈。

这道符咒给他造成的伤害与张婉儿的攻击相当,只是被攻击的位置在原先的伤口处,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浓浓的嫣红色雾气从他身上流出,这雾气相当于人类的血液。

当烟雾消失殆尽,那么他也会跟着灰飞烟灭。

徐彦握紧了双拳,发白的手指在他的手上抓出微小的伤痕。

他能感觉到在这道符咒的攻击下,自身更加虚弱,连被困住的张婉儿都有了清醒的迹象,在不断地寻找破开幻觉的办法。

“你!找!死!”徐彦越想越气,被这个怎么杀都死不了的人气得浑身发抖。

他也不管能不能削弱张婉儿的实力,将剩余的两柄利刃一同召回,连同还未收回的沾着血液的刀,隔着嫣红色的雾气,向着林开刚刚的位置刺去。

利刃在空中划过,造成的微风将嫣红色的烟雾吹散。

挡住视野的雾气消失了一些,徐彦也顺势看见了朝自己掷过来的利刃。

徐彦脸上唰的一下就白了,可泛着冷光的利刃依旧不受他的控制,无法获得这把属于他的刀的控制权。

即便他现在的形态是怨灵,不会轻易死亡。

但在这逐渐逼近的刀尖之下,属于人类的思想让他还是慌了。

徐彦的内心滋生出了恐惧,让他下意识地将利刃重新变化为嫁衣,收回了身体之中。

要说避免受到伤害,怎么看也是嫁衣比利刃更安全。

眼见嫁衣被收回身体之中,徐彦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本想出声嘲讽林开的愚蠢,居然重新将武器还给他,可他的身躯竟然无法动弹,只余下双眼能够眨动。

徐彦:“???”

他挣扎了片刻,却发现这奇怪的状态很熟悉,像是曾经经历过一样。

但此刻明显没有时间想这些,在他的挣扎之下,束缚住他行动的效果好似减弱了一些。

“哼,看你这下还怎么躲。”徐彦心中发出冷笑。

他看着在身前疾射而出的利刃,好像连挣扎都没必要了。

只是在看向利刃攻击的目标时,徐彦的眼中又闪过一丝错愕。

泛着淡蓝色光辉的符咒于林开身前浮现,一支墨色的符笔正在空中描绘出富有攻击性的纹路。

紧接着,一道比先前更具攻击性的符咒朝着他的方向飞来,在徐彦错愕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轰——’

空中再次绽放出嫣红色的烟雾,而林开也在三柄利刃连续刺入身体后,倒在了血水之中。

古朴的画卷并没有随着林开一起掉落,反倒是飘浮在了半空中缓缓展开。

彻底挣开束缚的张婉儿身形虚幻了不少,刚恢复清明的双眸看向悬浮在半空中的画卷,瞬间明白了此时自己该做些什么。

她冲入嫣红色的烟雾之中,散发出的绯红色雾气与之融合在一起。

随后张婉儿便带着无法动弹的徐彦,一同冲出两种颜色的烟雾范围,将他一起拖往画卷的方向。

倒在地上的林开虚弱地看着天上的一幕,瞳孔逐渐涣散,呼吸变得越发微弱。

他的身上还插着三把锋锐的利刃,鲜血潺潺流出,正在加速着他的死亡进程。

张婉儿用嘶哑的嗓音朝林开表示感谢,眼中没有了怨恨,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向他。

徐彦睁大的眼眸中,只有恐惧留存。

他们两个接连进入画卷之中,光影一闪而过,画卷也开始缓缓收起。

林开虚弱地看着这一幕,心满意足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只是他的嘴角刚刚升起,那幅画卷就失去了悬浮的动力,在他的眼中逐渐放大。

“不要啊!”林开意识到了不妙,脑海中刚闪过一个念头,就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画卷重重地砸落在他身上插着的三柄利刃之上,让本就是重伤状态的林开进一步感受接近死亡的滋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