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穿越后,我带丐帮富甲天下 > 第八十四章 一碗饭的风波

第八十四章 一碗饭的风波

母子俩愣住,等回过神来,身后的几人一人抓一把,碗里的饭被抢光了。

小男孩拾起地上的石头向几人砸去,正好砸在一个背对着他的男孩的屁股上。

「哎哟,谁打老子?」被打的男孩转身,约莫十一二岁,有点偏瘦,看见小男孩正恶狠狠地瞪着他,他挺了挺胸,双手叉腰:「狗娃子,你他娘的敢拿石头砸老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狗娃子并不示弱,同样的挺了挺胸,双手叉腰:「牛娃子,你他娘的还老子的饭来。」

狗娃子的娘赶忙从地上起身,对着抢饭的几个男孩连连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接着转身拉起狗娃子向一边走去。

狗娃子甩掉母亲的手,小脸凶巴巴得,指着抢饭的几个人道:「还老子的饭来。」

「不还你又能把老子咋样?」牛娃子同样凶巴巴道。

「你,你,你给我等着。」狗娃子放下狠话,转身向煮饭的地方跑去,他在煮饭的灶台上东看西找,看见灶台上的一把菜刀,拿起菜刀冲向牛娃子。

山寨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谁也没起身去阻止,只有狗娃子的母亲放下手中的碗,冲上去阻止狗娃子。

狗娃子像只发狂的狮子,她娘也没能拦住他,那几个男孩见状,拔腿就跑,狗娃子用力将菜刀甩了出去。

众人这下瞪大了眸子,头跟着菜刀转动,只见菜刀嗖地插在牛娃子的屁股上,随着菜刀落地,鲜血跟着流了下来。

「哎哟,我的屁股,狗娃子,你他娘的跟老子的屁股有仇啊?」

牛娃子说着伸手捂住屁股,感觉黏黏糊糊的,一看手上满手是血,当即大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狗娃子杀人了!」

狗娃子的娘吓得团团转:「哎呀,这可咋办呀?」

山寨的人看好戏似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这时,一个膘肥体胖的妇人尖叫着跑过来:「狗娃她娘,狗娃砍伤我家牛娃,你得赔银子。」

「娘,快救救我,我要死了,流了好多血。」被砍得牛娃哭喊着。

牛娃的娘好似没听见她儿子叫痛,抓住狗娃子的衣领子,咬牙切齿道:「狗娃她娘,你要是不赔银子,我就拉他去见少爷,闹到少爷那里,按寨里的规矩,他得断一只手。」

狗娃的娘吓得面如白纸,颤声道:「牛娃他娘,先带牛娃去寨医馆看看吧,你放了狗娃,你要多少银子,等狗娃的爹回来,我们慢慢筹钱给你。」

牛娃的娘双手叉腰,抖了一下身上的肥肉:「一百两银子,一个铜板也不能少,否则就剁了狗娃一只手。」

「一,一百两?」狗娃的娘瞪大的眸子。

牛娃的娘斜睨着狗娃的娘:「怎么?嫌多了?那你们是要银子还是要手,自己选一样吧。」

狗娃的娘看了牛娃一眼:「不是不给,我们没有那么多银子,还是先把牛娃送去塞医馆吧,还流着血呢!医药费我们出,余下再给五两银子,你看行不?」

牛娃的娘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五两银子,你是打发叫花子?一百两,一个铜板也不能少,少一个就砍他一只手。」牛娃的娘说着,拧着狗娃的衣领往路上拽。

狗娃的娘看看鬼哭狼嚎的牛娃,又看看狗娃,不知该怎么办。

「哎哟,你个狗***,居然敢咬我,看老娘不打死你个狗***。」

牛娃的娘拖着肥胖的身子,一边追一边骂,左手捂住右手。

挣脱的狗娃子绕着灶台跑,牛娃的娘追不上,抓起灶上的锅铲,用力向狗娃子砸去,众人一惊,这下完了,狗娃子的脑袋怕是要保不住了。

众人闭上眼睛不忍看下去,狗娃

的娘吓得晕死过去。

半晌没听见狗娃的叫声,众人心想:这下完了,狗娃怕是没命了,连叫都没叫一声,真是可怜。

「这位大婶,为何对一个孩子下此狠手?」一个姑娘的声音问道。

众人这才睁眼,看见赵浅浅拿着锅铲,眸光冷冽地盯着狗娃的娘:「你怎么对一个孩子下此狠手?」

牛娃的娘被她的眼神吓得一愣,随即道:「他砍了我家牛娃,还咬我,这种小畜生,被打也是活该。」

赵浅浅看向山寨人群,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一只手捂住屁股,还在嗷嗷直叫。

「既然,你儿子被砍了,为何不送去医治,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狗娃的娘被人掐着人中醒了过来,睁开眼,便赶忙跑了过来,一把拉过狗娃:「狗娃让娘看看,你没事吧?」

「娘!我没事。」

赵浅浅皱眉:这两个当娘的,简直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一个不带孩子去医治,一个却又十分关心,还真是奇怪得紧。

赵浅浅走向被砍的男孩,一手捂住屁股,身后的地上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上,刀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二虎,快,弄些干草来铺上。」

二虎麻溜地抱了一捆草过来。

「你们扶他趴在草上。」

赵浅浅的声音带着命令与不可违抗,几人帮让牛娃趴在草上,等着好接下来要如何做。

「二虎,你带着他们到那边去,这里不能被人打扰。」

二虎向众人招手,大家纷纷退到灶台那边。

赵浅浅背对着众人的方向,二虎是趴着,大家都看不到她是怎么包扎的。

伤口倒不是很深,但有七八厘米长,赵浅浅用酒精清理了一下,牛娃痛的哇哇直叫。

狗娃的娘起身想过来看看,二虎拉住她:「我姐说了,让我们别过去,相信她!」

牛娃的娘,瞟了狗娃的娘一眼,黑着脸冷声道:「别在那里假惺惺的,一百两,一个铜板也不能少,就算她治好了,我也会告到少爷那里去。」

狗娃的娘神色莫名地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

牛娃的娘感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恨得牙痒痒:「哼,别以为不说话就能赖得掉!」说完又狠狠地瞪了狗娃一眼:「还有你个兔崽子,竟敢咬我,早晚要收拾你!」

别看狗娃小,到底是土匪窝里长大的,一点也不示弱:「老子就咬你,你能把老子咋样?你敢去少爷那里告老子,老子还要告你偷男人!」

「你,你反了你,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

牛娃的娘说着就要扑上去,二虎一把拉住她:「胖婶,您别给孩子一般见识,狗娃还小,不懂事,您就让着他点。」

「老娘早晚要收拾你!」牛娃的娘放下狠话,又瞪了他一眼。

狗娃子扮了一个鬼脸:「略略略!就说你怎么了?偷男人偷男人偷男人!」

「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

「看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牛娃的娘扭着肥胖的身子爬起来,一碗米饭出现在她的面前:「胖婶消消气!先吃饭。」

牛娃的娘,两眼放光,看着白米饭咽了咽口水,伸手接过:「这可是你送的啊!不能算到我头上。」

赵浅浅给牛娃上了一些消炎药,然后包扎好,对牛娃道:「这几天不可吃辛辣,不要乱动,明天我再给你换药。」

赵浅浅起身:「二虎,叫两个兄弟把牛娃送回去。」

牛娃小心地从地上爬起来,看见他娘正接过一碗白米饭,也顾不得疼,三步并作两步跑:「娘,我

要吃米饭。」

「滚一边去,这饭留着晚上吃。」牛娃的娘说着就把饭抱怀里。

不知啥时候狗娃站在了她的面前,趁牛娃的娘不注意,抢过白米饭就跑。

牛娃的娘怔愣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的饭,我的饭,你个兔崽子,把饭还给我。」

「唰!」一碗白米饭出现在她眼前,牛娃的娘又是一愣,随即迅速接过,宝贝地抱怀里,还不忘左右看看,生怕又被谁抢了去。

赵浅浅道:「刚刚让你们来吃,你们都不来,现在又为了一碗饭大打出手,这又是何苦?」

牛娃的娘看了赵浅浅一眼,撅了撅嘴:「那可不一样,这是白送的,那是要扣粮的。」

赵浅浅看她一眼:「说了不扣粮,你们自己不信。」

牛娃的娘脖子伸得老长,问道:「真不扣钱?你能做主?」

「不扣,我能做主。」

「没骗我们?」牛娃的娘还不太相信。

二虎道:「她不能做主?谁还能做主?不都给你说了吗?她是我们前程营的姐,您要连她都不信,这全天下也就没有人值得信任的人了!」

牛娃一只手搭在他娘的肩上问道:「真的?」

「我一个人说,你不信,你问问他们。」二虎指着前程营的弟子道。

前程营的弟子道:「二虎,你别管他们,他们爱吃不吃,让他们吃个饭还磨磨唧唧!」

这些山寨的人,为了一碗饭大打出手,就像他们当乞丐时一样,但是他们当乞丐时,要是谁让他们吃饭,绝对是毫不犹豫的,那像他们这样磨磨唧唧的。

不过他们有了现在的好日子,还真多亏了赵浅浅,前程营的人,推己及人心里对赵浅浅又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一个前程营的弟子道:「别给他们废话了,干活吧,姐对咱们这么好,可不能吃了饭混日子,得赶快把庄稼种下,明年才有吃的!」

几个名前程营的弟子纷纷起身,拿上锄头翻地去了。

牛娃子可不管明年能不能分到粮,眼下先弄饱肚子再说:「你是虎哥,对吧?给我一碗,我要吃。」

二虎指着旁边早盛好摆上的一百多碗饭:「自己端。」

牛娃子一瘸一拐走过去,端起一大碗米饭一阵稀里哗啦,三两下一碗白米饭吃得精光,惹得山寨的人流了一地的口水。qδ

几个小孩子扭扭捏捏走过来,眼睛在赵浅浅和二虎身上瞟来瞟去,生怕被二人看见,偷偷端起碗就跑。

二人不是没看见,是假装没看见,几个孩子抱着碗,连筷子都不要,直接把嘴伸到碗里吃,吃的是稀里哗啦,众人实在经不起食透,蠢蠢欲动。

赵浅浅看了众人一眼:「一人一碗,不许抢,排着队过来领,吃了就去干活,晚上也有晚饭。」

话音一落,有几个瘸子和一个独眼男子,起身排队,接着又有十几个起身排队,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二十几个,到四五十个再到七八十个,接着余下的人一下都争着跑来排队,几分钟时间,一百多碗饭都领完。

赵浅浅对两个衣着干净的妇人道:「等大家吃完饭,你们俩把碗筷洗了,再去帮忙干活。」

「是,不过这样我们的话,活可没他们干得多。」其中一个说道。

赵浅浅道:「我们会把洗碗的时间一起给你们记上的。」

两人高兴应下。

牛娃子的娘走到赵浅浅面前,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我家牛娃被那小***砍伤了,不能下地干活,必须赔银子。」

二虎不悦:「谁砍的你找谁,干嘛找我姐,你要干活就去干,不干就走!」

牛娃的娘

瞪了二虎一眼:「怎么说话的你?不是你们让我们来干活的吗?要不是你们让我们来干活,他俩能打起来吗?再说,那穷鬼哪有银子来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