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寿终正寝系统 > 第三百七十章 不是那块料?

第三百七十章 不是那块料?

两人这厢相谈甚欢呢,忽听得山峰上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就飞在两个人的耳边,这是有名的千里传音术,此刻被长须真君用到他们身上了。33yq.me

声音的内容是这样的,就好像一个八卦的灵魂诞生了:“林雪小辈,你与我徒儿一起携手上来吧,我且有话问你。”

哎哎哎?林雪脑子里一堆问号,是,上去是行,可携手,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有必要携手吗?

回头一看穆恒,好家伙,脸上跟抹了胭脂一样,啥也别说了,指定是穆恒告诉他师父了。

瞪了穆恒一眼,一马当先的走上了山峰,穆恒赶紧小步跟上......

到了山峰正殿门前,林雪才停下了脚步,因着,她看到了长须真君。

一张略显冷漠的脸上,尽是冰块。

林雪倒不怕,可穆恒有些着急,他想着,师父考验归考验,可千万莫说一些有的没的,别把小雪的积极性说没了。

不过他可小看了林雪的心理承受能力,就是十个八个的碎嘴子在自己身边说些有的没的,那都只是林雪磕糖豆时候的消遣,不过表现出来的就不能那么淡定就是了,人么,就是要适当的藏拙,不然总表现的那么镇定和精明,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如果再加上这个人实力不够,那怎一个惨字了得。

所以,她一定是要扮猪的。

于是,她装作柔顺地看向长须真君,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

“想要跟我学习炼器,有三点你要具备,相信恒儿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比较注重第一点,你到底是不是炼器的料。”长须真君停顿了一会儿,开了口:“我这里有一把银剑,我先教给你口诀,两个时辰之后,我来看你可以将它更改成什么样?”

一番话说的没得感情,但林雪是越挫越勇类型的人,所以,她欣然答应。

口诀长须真君只说一遍,虽然说修仙者记忆力都不错,但第一次接触这个陌生领域就说一遍还是少了些,穆恒看着林雪微微蹙眉,就想着上前说什么,结果被长须真君给带走了......

林雪蹙眉的原因是,她现在没法领会到口诀的意义所在,口诀的意思应该是将这个剑转化为别的形状,可这里也没有火焰,也没有锤炼的器具,她如何改变形状,这可难道林雪了。

另一边被拽走的穆恒有些生气,他问着师父:“师父,这考验是不是有些严峻了,想我当时也没有这么严苛啊。”

“你是你,你是我相中的徒儿,她可是别人的徒儿,要想学炼器,都是这样。”长须真君面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这些谎言。

“可你光给她口诀,又不说明是什么口诀,她身上还没有异火,想用咱们门派的地火,一来一回时间就不够了,况且她又没有多少积分,您这不是为难她呢么?”穆恒很想理智却没法理智,一遇到关于林雪的事情他就没法冷静。

“稍安勿躁,我也是想看她如何应变,为师答应你无论她什么样,我都会多少传授她一些炼器知识,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这么决定的。”说完这些话,长须真君似乎又变回了那个爱八卦的师父形象了。

穆恒听得这话,心中的生气倒是去掉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转化为担忧。

他是真的挺纠结的,既想干预,又怕干预后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会影响到林雪,所以,此刻的他是坐不住的,于是,就在院子里,嗯,师父长须真君的院子里来回踱步,刷刷刷地走路,走过来,走过去,地面似乎都要被磨漏地那么走......

屋内的师父此刻的内心:......

两个时辰,说到就到。

师徒两走到院子里看到林雪正在打坐,而那把剑就漂浮在她身前,只不过形状极其扭曲,好像被拧成了麻花。

师徒两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长须真君问道:“林雪,你用口诀将这把剑拧成这个样子?”

“回长须真君的话,这是我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扭的,当时您并没有说必须用口诀把剑更改形状,而且种种条件的不允许,口诀的意义不甚明白之下,我只能这么做,希望您理解。”林雪慢慢站起来,口齿清晰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林雪想过了,与其冒冒失失地无头苍蝇地到处乱撞,不如看看长须真君的意思,大不了跟穆恒学,她也不差什么。长须真君听了林雪的话哈哈大笑道:“你可知道你是在跟我耍小聪明?你可知道我可能对你的评价?我可能会说你不是那块料,不教你这炼器之道?”

“请恕我问您一些话,虽然可能会冒犯您,但我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林雪这么说就是想要长须真君说个实话。

长须真君似乎也猜到林雪会问什么,不过还是抬抬手让她开了口。

林雪认真且疑惑地看着真君,问道:“长须真君,您给我口诀,我非常感谢,但第一,口诀的作用是什么没有明说,口诀的配合条件您也没说,通过我的努力,光念口诀是无法将这么硬的剑融化变成其它形状的,我大胆的猜测,这个过程需要用到火的力量,我又恰巧没有火灵根,难上加难!如果去咱们门派的岩浆山洞,又不知要耽搁多久,毕竟我一次也没有炼器过,所以,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去猜测着炼器,仿佛不是我这个初学者应该去做的事情,不是吗,长须真君?”

顶着长须真君的压力,林雪说出了心里话,她想,她应该猜测的没有错,从刚才起,她就用了福尔摩斯技能。

她从长须真君说几句话就要扫自己徒弟穆恒一眼的小动作就知道,他很在意这个徒弟,而之所以跟她说话还要看穆恒,明显就是穆恒将喜欢自己的事实告诉了长须真君,这点在真君让他们携手的时候就猜得到,现在更加的得到了证实。

既然他在意这个徒弟,那么徒弟又在意自己,所以他必须要认真对待自己,可他出的这个考验看着就像是在刁难,可林雪却觉得,他是想看看自己怎么回答,是诚实的回答还是糊弄他。

他莫非是想看看自己的品性?恩,目前推测是这样。

长须真君如利刃的眼神刮着林雪的双眼,直刺的她眼睛疼,但她还是大大方方地看着长须真君,仿佛这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一样。

穆恒听到林雪的回答,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他一方面喜欢林雪的回答,很喜欢,因为这就是他看上林雪的一点,真诚而且大方;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师父只教她入门级别的炼器知识,岂不是林雪能够学到的少了一些,可惜。

正在穆恒可惜着的时候,长须真君哈哈大笑起来,而后开心的拍了拍林雪的肩膀说道:“没错,我就是在看你是不是诚实,一般的孩子都会不懂装懂,说出一些有的没的,颇为无趣,而你,我很欣赏你,在门派里成长快,如今已经是筑基的你却没有不懂装懂,很好,你就是炼器的料子,明天开始,午后你到我这里来学习两个时辰的炼器,而后拿着这个牌子去熔岩山洞去练习,你且去吧~”

一甩袖子,竟将林雪和穆恒一股旋风的送到山脚下。

穆恒默默地松了一口气,一门心思想着给林雪争权益,没想到林雪自己就可以争到最好的资源,真好,于是,他颇为轻松地开了一些玩笑:“小雪,以后我们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师兄妹了,我的好妹妹。”

林雪好想敲他脑袋,这个穆恒,都三十好几了,还这么顽皮,这话说得多油腻...

回想起自己还有一次系统抽奖,林雪开心地跟穆恒挥手告别,最后说得那句明天见让穆恒开心地眼睛冒光...

回到自己住处的林雪,默默地开始了抽奖,她不知道这回能够抽到什么,技多不压身,谁不希望自己有很多技能,看缘份吧。

所以在抽奖的时候,林雪特别放松,甚至还有些畅想,她想着自己从明天开始学习炼器,该从系统里找一找有没有炼器注意事项之类的。

系统:恭喜宿主,抽到超凡记忆技能。

林雪:恩,挺好。

系统:这个不是一般的记忆技能,超凡记忆技能包括可以选择短期记忆还是长期记忆,包括升级后同化别人记忆,复制别人记忆,消除对方记忆等等的技能,宿主不要小瞧。

林雪:这么厉害?

系统:质疑啥啊,给你你就收着。

林雪:你是大哥......

又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儿,超凡记忆技能!

林雪四十五度角望天,觉得自己不必再忧郁,从因病去世后,她就觉得日子开始变得有趣,开始变得鲜活,开始变得越来越好了,她想,如果可以,她就一直做任务,她也不会觉得累。

因为在毫无生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多么寂寥的感觉,一切都是灰色的,又有什么可失去的?

林雪崇爱生命,她相信每一个生命都是可贵的,爱惜自己,是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那么别人为什么要爱惜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