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战锤40k之混沌暴君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士兵,你们的任务完成了,接下

第二百二十一章 士兵,你们的任务完成了,接下

“掩护我们!”

大量的烟雾弹砸在了地面上,奔腾着的灰色烟雾慢慢的弥漫了所有人的视线,并把他们的视线全部都给占领了。

顺着这些灰色的烟雾的掩护,保尔就像是一只脱缰的野马一样飞快的从战壕之中窜了出去。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是数个同样全副武装的凡人士兵。

“愚昧无知!”直视着前方灰色的烟雾站在烟雾最前端,面无表情的混沌大魔突然勾勒起了一个非常瘆人的笑容,他慢慢的挥舞着手中的权杖。

随后,无形的气流便开始在他的身体周围聚集。

这种烟雾用来阻碍一般人的视线是够的,但是用来阻碍他的视线,却着实是有一些想多了。

嘴里念叨着古怪的咒语,狂风开始呼啸,肉眼可见的逆风就像是刀片一样,开始在灰色的烟雾之中蔓延。

同时,那些混沌恶魔的身上也纷纷亮起了蓝色和红色的光芒,而随着这些光芒的再度亮起,他们的视线里立刻就出现了前方清晰的一切,灰色的烟雾再也无法阻拦他们前进的步伐。

“不好,撤!”

保尔眼神一凝聚,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带着身后的队员,准备转身重新撤回不远处的另外一条战壕之中。

同时,他的手掌挥舞之间,数个快要赶上拳头大小的破片手雷,也被他扔了出去。

并没有预料当中那么激烈的爆炸声的出现,甚至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出现,那些手雷连地面都没有落下来,就立刻被无形的狂风利刃给直接切成碎片,直到掉落在了地面上,彻底的哑火了。

“连长!”

保尔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巨力撞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他一个没站稳向前踉跄几步,紧接着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又再一次撞击倾倒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他默默的转动了一下视角,透过呼吸面罩那狭窄的视角向后看去。

只见一只手掌仍然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这只手掌的主人,他的麾下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却是消失了踪影,视线在往下方移去的时候,保尔才终于看见了那已经被无形的狂风利刃给切割成了碎肉的尸体。

“轰!”

保尔的脑袋像是狠狠的挨了一锤一样,身体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不过只是几微秒钟的时间,他就彻底的恢复了过来,在另外一股致命的狂风席卷而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扑倒了另外一个队员栽进了不远处的战壕之中,勉强躲过了,这可能会将他也一起切成碎片的狂风利刃。

无尽的狂风袭来,漫天的灰色烟雾被吹散,战壕重新露出了他原来的样貌。

“还挺机灵的!”

皱了皱眉头,这个混沌大魔便将自己的视线给移开了。

作为第一批踏入永恒之墙的先锋,他的内心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毕竟谁都知道,在这永恒之墙的后面,可是有着不少可以轻而易举杀死他们的存在,况且他们这一批先锋说是先锋。但其实更像是炮灰,并且还是那种死了以后没有人会帮他们报仇的炮灰。

“看来今天的运气还算是不错,没有遇上什么煞星的存在。不过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权杖,释放了更多的增益法术,混沌大魔一点一点的向前走去。

在没有了永恒之墙,这一个完善的地利,好进行以高打低的防御以后,混沌军团前进的步伐就开始变得势不可挡了。

不过,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毕竟这一次除了混沌军团以外,大量的混沌大魔也一起加入了战场之中,如此数量最多的混沌大魔的帮助之下,要是还不能够取得胜利的话,那就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趴在在战壕之中,保尔慢慢的抬起了脑袋,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不停的传来。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虽然并没有被切割成碎片,但是后背此时此刻也一定是布满了伤口。

忍着疼痛,给自己的腰间再一次来上了一针,保尔慢慢的爬了起来。

他向着周围环视了一圈,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就剩下不远处一个半条胳膊被切碎了的老兵还活着,至于他带出来的其他人,则无一例外全部都死在了刚刚的致命的狂风利刃之中。

“阁下,您没有什么事情吧?”

“你呢?”

“血已经止住了,缺少一条胳膊,我也可以继续开枪并不妨碍我继续作战。”

点了点头,保尔并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备,后背的疼痛感在药剂的作用之下再一次被掩盖了,并且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后背的鲜血也不再向下流淌。

重新给霰弹枪上了弹,保尔搀扶起了那个老兵弯着腰沿着低矮的战壕,快速的向着前方跑去。

他已经明白了,这灰色的烟雾并不能够掩护他,但这并不能让他放弃解决那个混沌大魔的想法。

如果不把这个家伙给解决掉,那么他连队当中的所有人则一个都活不下来。

战壕除了是露天的战壕以外,也有不是露天的战壕,有一些战壕甚至是深入地下数米,形成了一个向下的洞穴。这些洞穴的目的除了是隐藏自身以外,还可以用来防止密集轰炸。

而穿过了一个向下的洞穴,然后再度的攀爬而上,两个正在不断啃食着尸体的混沌恶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稍微有一些犹豫,可是那两个混沌恶魔可没有给他们犹豫的机会,因为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味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是两个恐虐恶魔,他们已经飞快地拿起了地面上的骨剑,炸炸呼呼的就朝着保尔他们扑了过来。

看这样子,他们是准备拿这两个脑袋来增加自己对于人头京观的贡献度。

“噗噗!”

没有丝毫的犹豫,站在保尔身边的老兵掏出了腰间的手炮,一枪一个直接射爆了他们的脑袋。

和这些混沌恶魔进行战斗,对于他这种老兵来说,早就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混沌恶魔进行近身搏斗,纯属就是找死,毕竟这些该死的家伙可是连裆都没有的,同样是对砍一剑,死的一定不会是混沌恶魔。

正准备拿着手中的动力剑,进行搏斗的保尔略微有一些尴尬的停在了原地。他微微转身,看着还在慢慢的向上漂浮着鸟鸟轻烟的手枪,舔了舔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走!”

快速的拔出了洞穴的出口,遮天蔽日的绿色迷雾,就飞快的聚拢了过来。

而在这迷雾的后面,保尔发现的那个刚刚对着他们发出致命风刃的混沌大魔。

眼神之中闪过了一股杀意,他挣扎着就要爬出高高的洞穴出口,准备慢慢的摸过去,解决掉这个家伙。

但就在此时,一只手臂勐然将他拽了回来,接着断掉一只胳膊的老兵,快速的窜出了洞穴,那动作简直要比四肢健全的正常人,还要在正常迅捷上许多。

“回来!”

保尔用着只有他们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低沉的叫喊了一嗓子,但这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因为那个老兵已经飞快的窜进了绿色的迷雾之中。

咬了咬牙,保尔也要一起跟上去。

但就在此时,巨大的爆炸声却突然从老兵消失的迷雾之中传出,接着就是巨大的冲击力撞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直接就给掀飞了出去,一头栽回了洞穴里,重重的磕在了坚硬的碎石地面之上。

没有去管身上,那又重新开始流血的伤口,保尔再一次把脑袋从洞穴之中伸了出去。

绿色的烟雾在冲击波的影响之下,被冲散了好大一块,这让他得以清楚的看清楚爆炸地方的现场画面。

老兵已经失去了踪迹,而混沌大魔虽然还依然站在那里,但是身体也被炸碎了大半体外澹绿色的屏障时闪时亮,看上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由近灯枯油,彻底的破碎开来。

“该死的!”

拿起了霰弹枪,保尔准备冲上去完成补刀。

可就在此时,远处却传来了一声轰鸣,绿色的屏障立刻破碎,一起破碎的还有那个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的大魔。

他死了!

保尔认出了这个枪声,这是肯斯那大到夸张的狙击步枪所发出来的声音。

听到了这个声音,保尔默默的爬回了洞穴,转身离开。

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以后,他们这边的混沌大魔终于被拔除掉。

返回了战壕,因为没有了混沌大魔的法术加持,那些原本攻势凶勐的进攻立刻就受到了阻拦,撕裂者机炮所散发出来的声音也再一次响彻全场。

“长官!”

挥手,阻止了那些想要过来扶着自己的下属,保尔又将一支药剂扎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他已经记不清楚他究竟注射了多少只药剂,但是从随身携带的药剂盒之中只剩下了三支上不难看出,此时此刻,他体内流淌的早已不是鲜血了,而是鲜血和兴奋类药剂的混合体。

“给我重新拿一盒新的药剂,报告战损,统计可以作战的人数,药剂师在哪里?过来帮我包扎伤口......”飞快的下达了一个又一个作战的指令,只是过了一小会儿时间,保尔就拿到了相应的战损报告。

他看着完整的战损报告,脸上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些。

并没有犹如他想象当中的那样战死超过百分之七十,虽然五成也不算少,但连一半都没有过,这和之前动不动就是九成的战损比比起来,实在是好上太多了。至少建制十分的完整,同时因为后勤充足的原因,他们也并没有遇到弹尽粮绝的情况,还能够一直继续撑下去。

“阁下,你的后背已经开始化脓了,很有可能是被病菌感染了!”

“帮我把他们清理干净。”

连队的药剂师脸色非常的难看,但他还是用经过简单消毒的手掌和刀片将那些已经化脓的血肉全部割下来。

在遇到某些特别顽固的伤口的时候,他干脆直接就将手指尖的刀片扔开,用力一扯,就把那一整块肉都给扯了下来。

“唔!”脸色惨白无比,保尔却只是闷哼的一声,并没有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五六分钟以后,在药剂师粗暴的干预之下,那些原本还要再向着身体内部继续迈入的绿色腐烂**,全部都被撕下扔在了地面上......

甩着甩着脑袋,把在头盔里没有办法擦拭干净的汗水,从眼睛上甩开,药剂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些菌毒已经深入你的体内,我只能大致地把外面的一些菌毒给清理干净,想要把这些菌毒全部清理干净的话,还是需要再使用其他的一些手段,而这里是根本没有条件去使用这些手段,我建议你立刻撤退,去后方进行治疗。”

默默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保尔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酒精浇在了地面上,浇在了那些脓疮烂肉之上。

张了张嘴,药剂师还想要再说上些什么,但是他一看到保尔那坚定的眼神,就又默默的把嘴给闭上。

保尔看着在地面上燃烧的血肉,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都好像已经空了一样。不过浑身上下也无比的轻松,仿佛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确实是重担,毕竟是被挖掉了好几斤的肉不是吗?

“长官,敌人又上来!”

新的一批野兽人和变异人又重新冲了上来......真不知道荷鲁斯是从哪里找来那么多的野兽人和变异人的,像是永远杀不完的一样。

重新拿起了武器,保尔准备率领队伍开展进攻,可就在此时身后却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他回头看去立刻看到了,数十个全身上下都穿着着金黄色战甲的高塔正迈着传播而整齐的脚步,从身后的战壕之中跑过来。

“谁是这里的指挥官?”路尹多尔停下的自己的脚步。

“是我,长官!”望着盔甲上的标志,保尔快速的向前走了几步。

低头看着这个浑身上下满是鲜血的凡人,路尹多尔用着肯定的神情点了点头,:“你们的任务已经圆满的完成了,现在去后方治疗和休整,这里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我们了。”

讲真,最近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玉edu安卓苹果均可。

“是......长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