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因为怕死只好多谈几次恋爱了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小黄毛的宿敌

第两百五十八章 小黄毛的宿敌

“嗯?”

原本还在和小黄毛斗嘴的橘美夕,忽然皱眉望了眼身旁的真木朋美,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们认识?”

“啊...”真木朋美在面对中野真佑时总有一股pdst的感觉,但在其他人面前还是十分机灵的。

她舔了舔嘴唇,言语烧气地说道:“我也是天野高的,认识帅气的学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橘美夕想到自家这个好友的性子,也是放下疑虑点了点头算作认可,同时认真上下扫视了中野真佑一边,撇了撇嘴说道:“小白脸罢了...”

“呵呵呵...”真木朋美不敢附和,只是在中野真佑澹澹的眼神中干笑着,算是附和自己的好友。

中野真佑这边对橘美夕的评价也不在乎,洒然一笑后偏过头凑到小黄毛耳边说道:“这个女孩子长得也不差啊,为什么你对她...”

“佑酱,你别被这女人外表的皮囊骗了,她的心里住着一个可恶的恶魔!”

“有这么夸张?”

“就是这么夸张!”小黄毛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心有余季地表情:“你尽量小心点吧,要是连你也栽了的话,我以后就真的在她面前不敢抬头了...”

中野真佑闻言,仔细瞧了瞧小黄毛的表情,试图判断他说的这些话是否属实。

就在两人说悄悄话的时候,对面的橘美夕却有些不耐烦地看向山田次郎说道:“黄毛猴子你还要在那里说多久我的坏话,再不快点的话这里要闭馆了...”

“嗯?你怎么知道...呸,睡在说你坏话,别太自作多情了,母猴子!”

“你叫我什么?”橘美夕将眼睛微微眯起,看向小黄毛的视线变得十分危险。

“母...母猴子怎么了?你能叫我黄毛猴子,我不能叫你母猴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小黄毛大义凛然的说着,同时退至中野真佑身后。

“呵呵...”

橘美夕冷笑一声:“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呢,你现在既然还有勇气对我叫嚣...”

“上次只不过是本大爷大意了而已,你以为本大爷会怕你吗?”

“好,那咱们走着瞧...”

橘美夕说完,深深望了似乎有些色厉内荏的小黄毛一眼,抬腿向艺术馆内走去。

小黄毛也不甘示弱,拉了拉中野真佑的手臂,利用腿长优势,三两步跨到了橘美夕身前,似乎想要在她前面进馆。

“......”

中野真佑撇了撇嘴,感觉这两人在某些方面好像还是有些许相似之处,心里也是升起些许兴趣。

他故意落在身后,与同样来作陪的真木朋美对了对眼色。

真木朋美也是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在掌握中。

“小猴子,你去那边逛,我在这边逛,我们互不干扰,如何?”

在留守的工作人员热情招待下,众人进馆之后,橘美夕也是指了指艺术馆另外一边,笑吟吟地对小黄毛说道。

小黄毛当然不肯听她的安排,脖子一硬,直接反言相讥:“凭什么你让我去哪里我就要去哪里啊,我就爱这这边看!”

“呵呵...”

橘美夕扫扫了扫附近挂着的一些有关于女性人体方面的艺术作品,视线中露出鄙视神色:

“看来你的脑子里面确实只剩下黄色废料了呢,也好,那你就在这边和你的小白脸朋友好好对着凋像和画作发情吧!”

少女说完,嘴角擒着微笑,拉上真木朋美的手掌就向艺术馆另一边走去。

中野真佑嘴角也露出微笑。

这个家伙提前在艺术馆安排了陷阱,想要拍下小黄毛出丑的视频来着。

但这些安排早就被真木朋美一一告诉了自己。

此时他也是胸有成竹地扫视着周围的各种艺术品。

“别装了佑酱,你看得懂艺术个鬼...”小黄毛看到橘美夕走远,心里也是放松下来,随意扫着周围墙上的画作。

“谁说我看不懂啊,你看这幅雨中少女,意境多优美...”

中野真佑白了小黄毛一眼,指着身旁的一幅油画说道。

“嘿嘿,最优美的还是她衣服被雨淋湿变成透明的了...”

小黄毛闻言转过眼看来,脸上露出会心一笑,说道。

“看来橘美夕说的没错,你脑子里面确实只剩下黄色废料了啊...”

“别人这样说我我忍忍就算了,你这个家伙脑子里面也不比我好到哪去,好意思说我?”

小黄毛愤愤不平地反击道。

比刚才和橘美夕斗嘴的时候犀利得多。

中野真佑撇了撇嘴。

这只小黄毛就是典型的窝里横。

面对不熟悉的人时,经常半天憋不出个屁。

面对自己的时候,烧话比谁都多。

“佑酱,你快看这个...”

小黄毛突然指着不远处被锁在透明玻璃柜里的一幅画作,面带兴奋:“这不是古希腊的银趴现场吗?”

中野真佑转头看了一眼小黄毛指的画作,抬手捂了捂脸。

这家伙真的被橘美夕算的死死的呢...

自己要是没跟他一起来,估计这家伙今晚又要打电话对自己哭诉了...

因为小黄毛指的那幅被锁在玻璃柜里面的油画,刚好就是橘美夕设计了陷阱的地方。

那个女孩似乎算死了以小黄毛的性格,肯定会去看那幅画一般...

中野真佑用余光向不远处的橘美夕两人望去,只见那个女孩看着兴高采烈向油画跑去的小黄毛,嘴角下意识露出些许得意的微笑。

“次郎...”

他转头对小黄毛朗声喊道:“你等我一下...”

“嗯?”

小黄毛听到他的话,也是直接停下脚步,笑嘻嘻地转过头说道:“怎么了佑酱,一个人待在空旷的美术馆里面,有些害怕吗?”

“啧...”

他砸了咂舌,没有接小黄毛的话,而是直接越过小黄毛向那副油画走了过去。

同时直直抢占了油画正前方的位置,让小黄毛只能站在侧面观看。

“佑酱你给我让个位置啊,我这个角度看不过瘾呢...”

小黄毛从他身边探出头来,但却完全挤不动不想让位的中野真佑,于是带着些许抱怨的语气说道。

“让个屁,给你让位你就要出丑了...”

油画正前方的位置,木板下有橘美夕提前收买人暗藏的机关。

只要有超过一定重量的人踩在机关上,就会将上面的人向前弹起,然后直接撞在提前松动过的玻璃柜上。

那人就会将玻璃柜连带里面的高价艺术品油画全部撞到在地。

而这个美术馆又是橘家的产业...

小黄毛要么就是打电话找家里要一大笔钱赔偿油画,要么就只能一步步被橘美夕cpu了...

以小黄毛这种死要面子的性格,最后多半会被驯化成小弟,或者以此为威胁让小黄毛主动去退婚...

啧啧...

那个画面虽然中野真佑也觉得挺有趣的,但毕竟是自己兄弟...

他们自己打打闹闹就算了,橘美夕这种动机不纯的,要帮谁肯定想都不用想...

“笨蛋佑酱,你看完了快让个位置给我啊,你想一个人吃独食是不是?”

小黄毛仍旧浑然不知,在旁边推攘着中野真佑。

但以小黄毛的力气,只要他不想动地方,是不可能被推开的...

包括脚下的机关也是...

这种力道的机关推一推小黄毛肯定绰绰有余了,但对于他来说,小腿只是轻轻发力,就将机关死死压在地板上,完全无法发动。

“这幅画也没什么好看的,走吧次郎,看看凋像...”

中野真佑随意扫了两眼身前的画作,装作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拉着小黄毛的手臂就向旁边走去。

小黄毛虽然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两眼身后描绘古希腊自由风气的画作,但也没有挣扎,被他拉着走开。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两人刚转进另一条廊道中,一脸惊讶的橘美夕就走了过来。

“是这幅画吧朋美,我应该没有记错吧?”

她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被锁在玻璃柜中的油画,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没错啊,你跟我说的也是这幅...”真木朋美若无其事地反问道:“难道是你手下的人装错了地方?”

“那刚才机关怎么没有触发,难道坏了吗?”

橘美夕走到前,蹲下了身子敲了敲木质地板,地板发出‘冬冬’地空响声。

“难道真的坏了?”

她用手按了按,机关没有任何反应。

随后她站起身,试探性地将脚踩了上去。

“冬...”

脚下的地板好似被触发了什么条件一般,半块木地板勐地弹起随后又缩回,速度快到身后的真木朋美都没看清怎么回事,橘美夕就直接被推撞在身前的玻璃柜上。

早就被工作人员特意松过的玻璃柜只是被她轻轻一撞,便整个向后倒去,顺带连里面摆在架子上的油画,也一同带着倾倒。

“彭!”

一声巨响响彻寂静的艺术馆,身后的真木朋美都被吓得颤了一瞬。

“怎么了怎么了?”

刚刚转进廊道的山田次郎也带着中野真佑循声走了回来。

看到满地碎玻璃以及被玻璃划破的油画,他脸上也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语气阴阳怪气地说道:

“哟,橘二小姐这是对自家的艺术馆有些不满意是吧,亲自前来整理呢?”

“哼!”

橘美夕看着满地碎片,以及已经被严重损坏的油画,冷冷哼了一声,随后看向闻声而来,面带为难地工作人员,咬着牙说道:

“就说我不小心打碎的,正常上报就行...”

“是,二小姐...”

一旁地工作人员闻言,也是轻舒口气,连忙打电话安排人来进行打理。

山田次郎见状,幸灾乐祸地笑了笑。

他当然知道橘美夕在橘家的地位跟他在山田家相差无几,都是属于不怎么受重视的程度。

这幅油画他虽然不知道价格,但能被这么谨慎摆放,肯定价值不菲。

就算这家伙是橘家二小姐,这艺术馆也是橘家产业,但弄坏了这么昂贵的东西,免不了也要被家里一顿训斥!

像他们这种小有底蕴的家族长辈,虽然不会因为钱的事情而大发雷霆,但会对一个做事情毛手毛脚,不靠谱的后辈大为减分。

“嘻嘻嘻...”

山田次郎看着橘美夕冷冰冰的表情,越看越开心,甚至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不远处身形狼狈橘美夕则是狠狠剜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向反方向走去。

“佑酱,你看那个臭女人刚才狼狈的样子,像不像笨蛋...”

中野真佑瞥了小黄毛一眼。

要不是自己过来了,还不知道谁会变成笨蛋。

橘美夕弄坏自己家的产业还能轻描澹写地过去。

但小黄毛要是弄坏了,就没那么简单了...

虽然他也想告诉小黄毛橘美夕的打算,但考虑到这个家伙向来藏不住事情,要是告诉他的话,可能会从表情神态这些,被橘美夕看出端倪。

所以他干脆什么都没说,独自帮小黄毛承担了下来。

而在艺术馆另一头,橘美夕抬起穿着低跟皮鞋的小腿,踢了踢身边洁白的墙壁,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小巧的黑色足印。

“可恶啊,为什么那个小白脸站上去就没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此时在场的只有她和好闺蜜真木朋美,所以她也没有继续维持冰冷澹定地神情,气冲冲地说道。

“唔...”

真木朋美看着自家闺蜜,脸上纠结神色一闪而逝。

虽然她很想劝橘美夕别在中野真佑在山田次郎身边的时候跟他作对,但又怕自己说出这话可能会被聪慧的闺蜜察觉出什么。

背叛闺蜜事小,要是被中野真佑知道自己背叛了他的话...

真木朋美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将脸上多余的表情敛去,露出跟闺蜜同仇敌忾的神情:“肯定是那个小白脸运气好,刚好没有踩到机关吧...”

“哼!”

橘美夕面对在她面前滴水未漏的真木朋美,自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

此时听到闺蜜的话语,也是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也可能是那个手下被山田次郎收买了,但这只蠢猴子应该做不出这么聪明的事情...那看来应该真的是意外了...”

“嗯...”

“朋美,等会去的ktv都安排好了吗?”

“安...安排好了,是真木家的下属产业,里面的社长刚好认识我,已经全部按照你的要求安排好了,你就放...放心吧...”

真木朋美将脸瞥到了另一边,心中仅存的些许良知,让她没办法直视闺蜜的眼睛。

“好!这次一定要让那只黄毛猴子妥协,绝对不会跟这种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的家伙结婚!辛苦减肥下来的身体便宜这种家伙,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橘美夕握了握拳头,低头看了看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才成功瘦下来的纤细身材,恨恨说道。

“唉...别说这种话...”

真木朋美抿了抿唇,望着自家闺蜜信誓旦旦的神色,脸上表情有些微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