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纨绔世子爷 > 第479章 御驾亲征(十)

第479章 御驾亲征(十)

雪国人果然设下了埋伏,田慶带着人马冲出城不到远,从两侧杀出许多雪国士兵,双方战成一团。

双方激战时,九泉城楼上,有士兵惊呼,“好大一只鹰啊!”

“我怎么看着不像是鹰啊?”

不等城楼上的人看清究竟是什么鸟,那大鸟已经飞入漆黑的夜色中。

地上激战的人完全没注意到空中的情况。

雪国人绑缚许大公子的地方。

云朝兵马杀出来后,雪国人就将被抽打地只剩一口气的许大公子带到了十余里之外,只留下四五个人看守。

那几人正拉长脖子看前方焦灼的对战,头顶突然劲风袭来。

砰~

那几个雪国士兵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拍飞了。

咚,咚,两人落到绑缚许大公子的木桩前。

其中一人捏住许大公子的脸,点燃火折子,确认过后,嘟嘟两声,砍断绑缚在许大公子身上的绳索。

另一人拽过两匹战马,帮着之前那人,将许大公子扶上马背。两人分别上了马,拍马往九泉城而去……

九泉城楼上,曾庆正点兵,准备出城支援。双方打成了平手,云朝只要稍微追加些兵力,就能打赢。

“将军,雪蛮子似乎内讧了!”一士兵指着雪国人的后方大喊。

曾庆举目看过去,两骑如两柄利剑,从雪国人的后方杀入,所到之处,秋天农夫割麦子般,雪国士兵大片大片地倒下。

战场上,田慶哈哈大笑,“格老子的,终于可以结束这绵软无力的打法了!”

和田慶激战的雪国将领大惊,不等他弄明白那话的意思,田慶已经挥刀而至。他明显感觉这一刀的力量和之前的大不同,之前他们几乎不分伯仲,这一刀一出,他当即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田慶的对手,暗叫糟糕,有阴谋!

还没想明白阴谋是什么,脑袋就和身体分了家,骨碌碌滚落在地。

“谢元帅已经把许大公子救出来了。小子们,给老子往死里揍这帮蛮子!”田慶振臂下令。

雪国人大惊。

什么,云朝人刚才没发挥真实实力?

田慶冷笑,此番跟他出战的乃是蜀军的精锐,怎么可能就这点儿战斗力?

雪国人发现原本和他们打成平手的云朝士兵突然变成了猛虎,龙吟虎啸般杀来。

前后夹击之下,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场夜战就结束了。雪国人甚至来不及救援。

战后清点发现,竟足足收割了三万颗人头!

所有出战的将士都成了血人,尤其去救许大公子的谢勋和九碗,二人从敌军后方一路杀到九泉城下,手中的剑就没停过,只为确保马背上的许大公子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攻击。

这人已经不能再受伤了!

进了城,谢勋赶紧跳下马背,唤军医。

军医早等候在城门口,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对许大公子一番检查,宣布,“人还活着。”

谢勋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他可不想千辛万苦把人救回来,却是具尸体。

谢勋亲自把人送回了许府。

九泉城里的人这才知道今夜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见躺在担架上的许大公子,一个个惊掉了下巴。

之前许都护射杀两个儿子,雪国人就学奸了,每次到城外鞭打凌辱许大公子都隔地老远。任尔轻功卓绝,也没办法救人。当下的轻功,还做不到踏雪无痕,十丈就需要落到实物上借力。当你落下借力时,对方已经一刀砍下许大公子的头颅。这便是谢三爷武艺高强,却仍旧没办法救人的原因。

谢三爷想给许家留下一丝香火,哪怕人天天受辱,总好过死了。

许夫人听闻大儿子救回来了,撑着孱弱的病体,亲自迎了出来。

“谢元帅大恩,我许家必当结草衔环相报!”许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和一干都护府的奴仆跪地谢恩。

谢勋赶紧把人扶起来,“夫人不必多礼。许家一门忠烈,同朝为官,都是我等该做的。”

人救回来,谢勋的心情却并不好,因为许大公子的状况太凄惨了!

双腿粉碎性骨折,当下的医术根本治不好,只能坐轮椅,还瞎了一只眼,一张脸伤痕纵横交错,已经溃烂,军医说,就算治好,也会留下狰狞的疤痕,丑陋如鬼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成太监,能帮许家延续香火。

作为许家唯一存活的男丁,却成了这副鬼样子,许家凄风惨雨的未来肉眼可见。

“谢元帅,你那能飞上天的东西是什么宝贝啊?”从许家离开,田慶再忍不住发问。

刚才他虽然在和雪国的将领对战,他武艺远超过对方,有时间分心,看见了那从头上一飞而过的大鸟。

能飞上天,这可是战场上偷袭的神器啊!

“滑翔机而已,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谢勋这话并非谦逊。

战争,无外乎陆战和空战。从接到战报,雪国来攻,谢勋就开始琢磨,如何把空中战场利用起来?

飞机是不可能了。他原本想弄热气球,却怎么都搞不定氢气,又想到了利用气流运动飞行的滑翔机。

滑翔机在当下有很多缺点,比如:没有高地的情况下,就是死物,飞的高度也不够,甚至没超出弓弩的射程。

谢勋能如此顺利将人救出,一赖夜色掩护,二有田慶等人在地上转移雪国人的注意力。

金帛或许也发现了这滑翔机的局限性,只派人送来了两架。

“可否借老田我看看?”田慶却认为谢勋是在自谦,甚至吝啬。

“实物已经毁了。”

城外一马平川,滑翔机落地后,就成了废品。谢勋怕万一没能全灭雪国人,或者雪国援兵赶到,捡了去,就在滑翔机上装了机括,一落地,立马自动损毁。

田慶失望地啊了一声。

“不过,可以给侯爷看图纸。”

田慶两眼不敢置信地大睁,“真的可以给我看图纸?不是说,世子你的图纸至少价值千万两银吗?”

谢勋微笑,“若是别人相求,别说一千万两,就是两千万两雪花银,本帅也不给。侯爷乃为国为民的真英雄,本帅一见如故。便把这滑翔机的图纸赠与侯爷,做个见面礼吧。”

能带人飞的滑翔机虽罕见,对谢勋来说,却有些鸡肋。

田慶顿时有些飘飘然。他都五十多了,在蜀地又是掌兵第一人,平日里巴结奉承的人多如牛毛,好话更是听的耳朵都起茧子。可说这话的人是一品镇国公府的世子!谢财神!八十万大军的元帅!听闻,这位谢世子发起火来,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

可见谢世子是真心敬佩他的为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