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龙族:重回十七岁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哥哥是谁啊?

第三百八十九章 哥哥是谁啊?

医院里,走廊的灯光忽然变得闪烁不定。

一阵阵的电流声像是攀爬的水流从天花板上由远而近,滋滋作响。

手术室中,言灵的释放轻微的扰动了空气中的元素流。

这一层楼在短暂的时间里似乎被隔绝了片刻。

在那片刻的时间里,似乎隔离了整个世界,外面的所有声息都彻底消失。

绘梨衣微型耳麦的连线也因此被中断。

但很快,这个异常就得到了恢复。

安静死寂的空间重新变得稳定。

走廊的电流声如潮水褪去,明灭不定的照明灯不再闪烁。

「喂喂,绘梨衣,听得到吗?听到请回答!」微型耳麦里很快响起了维多利亚焦急的声音,她一遍遍呼唤着绘梨衣。

刚刚短暂的失联,让维多利亚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而夏弥的声音也是从秘密频道连同了绘梨衣,低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你所在的空间波动了一下,你动用了什么言灵?」

绘梨衣没有回答。

在灯光闪烁的那一刻,她就推门走了出去。

绘梨衣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

她的脚步声清晰的在走廊上响起。

可手术室中的两人都没有出来,整个手术室显得极其安静。

绘梨衣出现在手术室门口,朝着里面看去。

唐宇飞正躬着身,手臂垂落在身侧。

滴答滴答

一滴滴的鲜血沿着他的指尖落到地面上。

「上杉小姐?」唐宇飞抬起头,黄金瞳闪烁着冰冷的光泽,他看着出现子在手术室门口的绘梨衣,稍稍吃惊了一下。

绘梨衣的视线从唐宇飞的脸色落在他的受伤的手上,然后目光在手术室里扫了一圈。

那个老人消失了。

或者说,那个由言灵凝聚而成的老人消失了。

「哦?你不害怕?」唐宇飞轻轻的舔了一下指尖的血迹,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孩。

随后,唐宇飞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肚子上,脸色微微一凝。

「你骗我?」唐宇飞冰冷的黄金瞳看着绘梨衣,眼帘微微眯了下来,闪过如同猎人般的光泽。

「卡塞尔执本次任务行专员,你是怎么做到的?」绘梨衣询问道。

「没想到是卡塞尔。」唐宇飞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是怎么盯上我的?」

「我们本来并没有盯上你,我们本来的目标是那个老人,只是刚好发现了你有问题。」绘梨衣说道,朝着唐宇飞走了过去,「让我看看,你脑子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不怕死?」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绘梨衣,唐宇飞愣了一下,随后脸色阴沉下来,「你们卡塞尔,是不是管太多了?」

唐宇飞的话音落下,暗沉的手术室中,他灼目的黄金瞳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体力的龙血开始汹涌澎湃。

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击声。

这一刻,空气中充满了大量且密集的静电。

以至于唐宇飞的身上的衣服和头发都被吸附了起来,像是水草般漂浮着。

他睁着灼目的黄金瞳,像是威严的审判官,注视着眼前的女孩。

「哎呀,我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所以你安静点好不好?」看着要暴躁的唐宇飞,想着执行部的规矩,女孩苦恼的说道,同时伸出一根青葱玉指朝着唐宇飞的眉心点去。

安静点?

「卡塞尔的人都这么张狂吗?」唐宇飞眼里冷酷之色闪过,黄金瞳闪烁间,口中吟诵着晦涩古老的语言。

只是,他的吟诵,他的祈祷,很快就被女孩所打断。

「不能说话哦!」绘梨衣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

于是唐宇飞的吟诵,唐宇飞的祈祷,在这一刻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所打断。

而弥漫在手术室中那如同潮水般的静电,也如退潮般散去。

甚至,就连他已经点亮的黄金瞳,这一刻都开始熄灭下去。

他体内澎湃的力量,突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强大的力量带给了唐宇飞自信,带给了唐宇飞目中无人,也带给了唐宇飞膨胀的野心。

只是,这一刻,随着体力力量的消失,唐宇飞的自信,唐宇飞的目中无人,唐宇飞的野心,都被狠狠捏碎。

他的黑瞳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明明看起来那么安静,那么柔弱,可却让他感觉到极大的恐怖!

那种恐怖,甚至连他的灵魂都在颤栗。

他想要后退,想要疯狂的逃离,逃离这座医院。

可他根本迈不开脚步。

他整个人像是被人定固在原地,如同被点了穴位一般。

「都说啦不要说话啦,人家可是要完成任务的!」

「完不成任务可就没有学分了诶,没有学分就得挂科了,挂科绘梨衣会很不开心的!」绘梨衣说着,对着唐宇飞说道,「看我。」

在说话的同时,绘梨衣的瞳孔眼底下点亮了一抹金灿灿的绚丽之色。

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在这一刻瞬间笼罩了整个手术室,却被控制得很好,根本没有扩散到外面。

唐宇飞知道这时候,不能看。

可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他的目光,一点点的移向了绘梨衣。

这一刻,那个平时显得文静的女孩,此刻多出了一股无法亵渎的威严和圣洁。

好像所有人见了她,都应该低下高傲的头颅。

唐宇飞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他也挣扎得越来越厉害。

他不知道当他的目光触碰到绘梨衣那威严的视线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可他本能的不愿意去看,甚至试图闭上眼睛。

可却最终无法如愿。

他的目光还是落在了绘梨衣那威严璀璨的黄金瞳上。

于是,唐宇飞只感觉脑海一阵撕裂的疼痛感侵袭而来,他的意识随后便模糊了下去。

隐隐约约间,他感觉他的记忆如同篇章,被人一页页的翻阅,任人浏览,任人篡写。

夜色下,市医院。

维多利亚看着走出来的绘梨衣,立刻走了上去,担忧的问道,「绘梨衣,刚刚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突然失去了联系?」

「唐宇飞呢?」

「有没有受伤?」

绘梨衣敲了一下维多利亚,「嘻嘻,没事啦,来的不是目标本人,一切安好。」

「哦这样啊,不过你怎么看起来好开心的样子?」维多利亚问道,「任务完成了?」

「暂时还没有。」绘梨衣摇了摇头。

「那你还这么开心?」

「哥哥要来了嘛~人家可是很久没见着哥哥啦~」绘梨衣说道。

「哥哥,谁啊?」

「不告诉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