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快读小说 > 恋恋仙尊 > 不能回转——属于师傅的番外

不能回转——属于师傅的番外

不能回转

似乎是很久以前,在我自己的执念之下,服了断念。

我那时候真的以为服了断念,七情就真的断了,没了。

自从我断了自己白日飞升的路以后,就从未曾想过仙途二字,所以,世人与我,二位师兄与我说的那些,与我而言,不过都是须臾间的幻境罢了。我从未曾背弃过自己许诺的誓言――护佑苍生。

我做到了,真的做到了,而且,做得极其的彻底,忘了我还是一个人,忘了我仅是一个凡夫俗子。

留下无忧那个孩子,见她被蜈蚣精伤了心神,我将她极仔细的护在怀里,疼惜着的哄她,是因为我心存着善念,而绝非是因为那个来自洪荒的传说-有时,我其实也在想,这样娇弱的如花一样的孩子怎么可能是那个神界的战神,似乎,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无论,三公子是不是真的是那个世人眼里的妖孽,对我而言,它不过是一只被佛陀护佑了的灵狐罢了。

我很自负,当三公子第一次对我施了魅术的时候,我仅是略略的有了一丝的摇移的样子,也便收住了心神。那时,我只以为是我自己的修行精进的缘由,却全然没有想到,那时,有她在我的身边,只是咫尺之距。

她长得很快,不经意间,便婷婷玉立的在了我的眼前,在我的心里,她却还是那个懵懂的孩童罢了。

喜欢她是一件极自然的事情,灵霜和灵淮也都是极护着她。除了不允教习她任何的仙术以外,其它的我并未多加约束与她,任由她自由的长大,任由她与睚眦越发的亲近。只是,三公子却多是被我束住了心神,一次又一次的,我仅是惟恐出了什么差池。

可是,我没有料到,管住了三公子那只妖孽,我却未管束得住自己那一颗无波无欲的心。

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心落在了她的身上。不问原因,没有缘由,那心像是迷了路了般便逃了我的控制。

龙族的大太子,纵使是我也无法对云泽挑剔些什么,三界中却也找不出来和他一般的人来。

可是,我不愿意。

不仅是因为我看出了他的想法;也不仅是我知道水无忧便是血,她不能嫁与任何的人。我只是觉得不可以,谁也不成,我无法相信任何的人或是神仙,对她会真的如我这般的疼,这样的好。

她负着那般的使命,在我的心里,她此生就只能注定孤老,我只是想在我有生之年陪着她,只是陪着。

索性,她从来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也是极通透的孩子,虽然是闯了些祸事,也不过是烧了静思堂,引了金乌罢了,再多的也不过是对凡界的好奇,俱都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麻烦,于我不过是生活的一种调剂罢了。

更多的时候,她都是用那双黑如夜一样的眸,看着我…….

这样的日子,我说不出来有什么不满意的了,只除了灵霜所嫁的人并不如意,我也并未做意,以灵霜的心性,自然不会任由她自己总是那般的受气。

而且,她是我庚桑的徒弟,天上地下,又有谁真的敢存意的去欺了她去,总不过是一些闺阁里的事情罢了,我懒得理会,却也总是有我的法子,替我的弟子找回该是她的颜面。

只是,我未料到,灵霜走的那样突然。她是被魔王杀了,在断肠崖下。

在孟峰之上,在断肠崖下,除了魔王外,再无他人。

我寻了魔王的隐身之处很久,却并没料到他竟藏身于二师兄的身上,我有所察觉是因为二师兄在南海留的时间太久了,任何的事由二师兄都不应该在那里呆上那么长的时间。

无忧对云汐并没有太过为难,只是,我看得出来她极难过,也伤心了。

在那以前,我从未曾发觉自己对她竟然是那么在乎,一喜一怒,一嗔一悲,以至于在她伤心的时候,我竟是不知道要如何的宽慰她,只能任自己远远的看着她在天阶之下,在那莲池边一个人形影独吊的坐着。

后来,她被人掳走了,然后受了伤,再之后又被云泽逼着成亲。

种种的事由,在我还来不及收拾和整理好我自己的情绪的时候,接踵而至的扰得我

透不过来气。

我的心动了,我意识到了以后,只能咬着牙,努力的隐忍着,不让人发觉。

可是,这又如何能藏得住呢!

首先发觉了的便是灵淮,然后是大师兄,然后是二师兄……

当我发现我努力的隐藏和遮掩的秘密,在他们的眼里那般的平白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陷是那样的深了。

当她魂飞魄散般的消失在我的眼前了以后,我以为我失去了她。我把自己关在孟峰之上,甚至是日复一日的站在那断肠崖下,我一次次的提醒自己,戳仙台上的一切,都是幻像,不要信,也不能信。

不要嫉妒三公子,也不能嫉妒三公子,我有我自己的使命。便是为了这天下的苍生,我也不能行差半步。

寒潭下压着的那些阴魂,还有断肠崖下那些积郁了千年怨气的魔兵,我不能错,一步也不能错,否则,那便是会要三界苍生与他们为我的情在陪葬。

没有人知道我是如何,当我知道云泽竟然是做了我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我第一次有了放下一切的念头。

可是,一个太子位容易放下,我的身上背负着的却是无数的阴魂,我的身上压着的是三界苍生的命,我逃不得,也逃不掉。

真的像是有只手在冥冥中捉弄着我,可是,我无法选择,我知道,我无法选择。

纵使是她回到了我的身边,纵使我尝了那般销骨的滋味,我也不敢对她言说,我的心。

我仍在计算着,算计着,直到当她真的当着我的面,面无表情的拉开了轩辕弓。

无人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远远的看着她,望着血那张冷漠的眼,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我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日会离我那么的远,遥远的让我不能攀附。

一身的仙力俱都被她散了,可是,我的心知道,我念着的却是她唇里的味道……

无论她是无忧,还是血,她都是独属于我的。

纵使有三公子那般的人物在,她的眼里,她的心里也全是我,如同我从来没有为谁动过心,动过情,却是满心的都是

她,满眼的都是她的影子一般。

世间之情,不过以男女之色,最是惑人心智,不尝过便不会知道,这毒无药可解,这盅无法可医。

我没有料想到,她用了那样的法子,散了断肠崖下的阴魂,解了青鸾身上的禁术,让他们替了我,也替了天一教做那寒潭的守护。

千年前,仙界中无人肯应了这样的差事,我虽然心存不满,却并未太过在意,做了这寒潭的守护,我便将自己关在了孟峰之上,从未怨过。

只是,她给了我这样的自由,却又离我而去。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赦免还是她在惩罚我的无情!

情人醉,她真的是在折磨我,用她的种种的肆意无忌,无声的要挟着我。

当我怀抱着她走出仙庭的时候,当我陪着她步入了那昊天塔的时候,我便知道我不会再回头了。

我轻松了,没了责任,虽然对灵淮,对天一教我心存了愧疚,可是,扪心自问,我俯仰无愧于天地。

那时候,我便想着自己要这样守着她,过了以后的日子。

我那时候还以为,自己和她在一起,有几分是因为了远古的传说,我还固执的以为自己仍是担着三界的职责。

直到有一天,当我走入天火之中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不能让人夺走了她。

当我置身于天火之中的时候,怀抱着她,我的心,从没有那么的宁静,安稳。

虽然,她戴着那副看起来冷冰冰的面具,可是,怀里的人是我心头的肉,也只有我才明白,在我的心里,她是怎样的一处温柔的所在。

生生死死,也不可能让我和她分开。

千年之前,阎君将我的三魂七魄曾经用了冥界里的塑魂之术,我当时也并未以之为意,只以为是阎君在弥补对我的愧欠,却没有想到,真的是有了用他的那一日。

至到了阴界,不过是牛头马面将我散了的魂能收整齐全了的都拼凑到了一处。

缝魂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所依处,受着那些无处不在的阴冥之火还有阴寒之冰的侵袭的时候,我似是有一分明白,

为什么当初龙族的太子会对我百般的忍耐,为什么一向那般听话的水无忧,会拼了命的要盗出她那个所谓的父亲的魂魄。

阎君陪我对坐,在他的身上也有了伤,因我受了天刑之苦。

那雷电之气还在他的身上像是炙热的烧灼着,这便让我想起了有些时日里,在孟峰之上天天下着的雨,还有那些时时伴着我的惊雷。

我便当了趣事说与阎君听,阎君是一个不喜言笑的人,这些无处不在的儿女情长的话,在他的眼里都是浮云。

“你不悔?”

他问我的时候,我的身上无处不是燃着幽冥的鬼火,那是幽冥鬼火在焚着我的魂魄。

我极少恣意的笑,看向神色严肃的阎君。

“你看我像是悔了吗?”

想着距能看到她的日子又是近了些,身上的那些疼便也不算是疼了。只是,让她等的时日比我想像中的要长一些罢了。

只恨以前没有再用心修行一些,这样,积郁在我三魂中的仙力便会更高一些,那样,也许能让我更快的就回到她的身边。

“其实,你怎么就没有想过,走正途,转世投抬,重新修行呢?”

我只是笑,并不说话。

那样的时日太漫长,远比这阴司之苦让我觉得难熬,而且待我能站到她面前的时候,我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她是远古的战神,我怎么能容许自己那样的虚弱。

在她的面前,我总不能失了颜面吧。

纵然是受了些疼,我却总认为,是值得的。

阎君问我是不是后悔,我淡然的轻笑,未有错,哪里又有什么悔呢。

我从来没有做错过任何的一件事情,爱她,不过是心之所系,情之所往罢了,至于世人所纠结的师徒的名分。

不要说,我和她本就无所谓师徒的名分,她是远古的战神,一个未脱了凡胎的我,尚不会不自量力到了那种境地,托大如斯。

而且, 就算是占了师徒的名分又是能如何,名利从来都不曾在我的眼里。

在我心中,不能回转的其实仅仅只是,没有她的日子,原来,俱是寂寞。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